用更少的時數來完成更多的事情

紐約時報有一篇很有趣的文章,文章當中提到幾個研究:
超時工作通常帶來睡眠不足,進而造成表現受到影響。在2012年一份對將近四百名上班人士的研究指出,睡眠少於每天六個小時,是員工工作過勞的最明顯指標。最近哈佛的研究報告估計睡眠不足造成美國企業一年損失六百三十二億美金的生產力。

在1950年代研究人員William Dement 和 Nathaniel Kleitman發現人們在睡眠時間會以大約90分鐘為一個週期,從淺眠到熟睡再循環,他們稱這個為 – 基礎作息週期(Basic-Rest Activity Cycle – BRAC)。過了十年之後,Kleitman教授發現這個90分鐘的循環也包括在人們清醒的時候。

所不同之處在於,白天時候我們每90分鐘從警覺狀態,逐漸轉變為生理上的疲勞。我們的身體經常告訴我們要休息一下,但我們常常忽略這些信號,相反地,我們用咖啡因,糖分,和我們身體上的緊急儲備,來燃燒我們自己。

以90分鐘為一個循環來工作乃是將生產力最大化的一個處方。佛羅里達州立大學的K. Anders Ericsson教授及其同事研究了頂尖的表演者,包括音樂家,運動員,演員,和棋手。在這些領域當中,Ericsson博士發現,表現最好的人通常會不間斷的持續練習,並且每段時間不超過90分鐘。他們早上開始,在每段練習之間休息,在任何一天都很少練習超過四個半小時。

任何好的 Scrum Master 都知道 (譯者附註:Scrum,一套可以讓您用一半的時間來做兩倍事情的方法,Scrum將要做的事情分成許多小的工作,將要做這些事的人分成小的團隊,然後在短的時間內來做這些工作。很簡單的道理,對吧?這也是Scrum漂亮的地方,很容易了解,但要做的好,不簡單。而 Scrum Master 這個人則扮演著一個很重要的角色,以僕人式的領導來帶領大家如何做正確的Scrum,以及為什麼這麼做),找到團隊可持續的工作節奏 (Sustainable pace),譬如以上每天工作時段為例子,是加快團隊完成產品或項目的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在我的公司Scrum Inc.的運作裏面,我們避免Muri (譯者附註:Murii無理 / 不合理,精實Lean當中關於三種主要浪費的其中之一,另外兩種為Mura不平均,以及Muda浪費) 的要求所帶來的壓力。因為在不合理的壓力之下,員工的工作成果會很糟糕。我們建議團隊成員每天工作不超過八小時,同時 Scrum Master 應避免帶領團隊走上死亡之旅 (Death March) (譯者附註:死亡之旅 (Death march) 來自於Edward Yourdon著名的書,所指的是在瀑布式專案管理之下對於專案的期限,範圍,以及成本的不合理假設,所造成的團隊自我毀滅現象,即所謂的明知山有虎,卻沒有其他的選擇,只能偏向虎山行)。之所以不超過八小時,並非只是對團隊的善意和尊重,而是因為在沒有壓力過大,或者過度勞累的情況下,人們會用更少的時數來完成更多的事情。


圖表說明,X軸線代表一週工作時數,Y軸線代表故事點數 – Story Points。所謂的故事點數是一種在Scrum / 敏捷當中運用相對大小來提供更正確地估計。我們舉一個簡單的例子,紐約中央公園大約是340公頃,有人知道340公頃有多大嗎?如果我說差不多是13個大安森林公園(相對比較),是不是比較容易了解?
上圖指出一個執行正確Scrum的團隊(綠線),可以在一個星期用30多小時完成140故事點數。相較之下,用傳統錯誤的瀑布式專案管理的團隊(紅線),必須工作60小時以上才能完成一半。

(譯者附註:您上次“正常”下班是什麼時候?您的主管曾經告訴你們早點回去嗎?每90分鐘有沒有休息一下?還在相信長的工時等於更高產能?改變一下,也許您會發現上班比較有趣,快樂的員工才會有更高的產能,您說對嗎?)

作者:Jeff Sutherland 傑夫‧薩瑟蘭,Feb. 13, 2013
譯者: Andrew Lin,May 03, 2017

Leave a Comment